新華社北京2月21日電(記者李斌 王君璐)“街道工作的春天來了!”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街道工委書記高文娟感覺更有干勁了。

  2月18日下午,北京市街道工作會議召開,這是時隔23年北京再次召開街道工作會議。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強調,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北京重要講話精神,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立足首都城市戰略定位,深化街道管理體制改革,以首善標準加強新時代首都街道工作,提高超大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努力建設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

  高文娟和其他300多位街道鄉鎮主要負責人參加了會議,并就北京市計劃出臺的《關于加強新時代街道工作的意見》發表意見。

  對一個城市來說,街道是基本單元,是城市治理體系中承上啟下的重要樞紐,是抓落實的“最后一公里”。

  2017年12月13日,劉躍明(左一)與街巷居民蔡阿姨(右二)和社區工作人員一起在街巷內巡視了解情況。劉躍明是北京市東城區人民市場東巷街巷長,責任街巷總長204米。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不久前,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發布的《關于加強城市精細化管理工作的意見》7次提到“街道”,要求“強化街道辦事處(鄉鎮政府)對綜合執法隊伍的統一調度,推進基層綜合執法常態化”,“各街道辦事處(鄉鎮政府)要整合資源,加強統籌協調,理順條塊關系,把城市管理精細化工作要求落到實處”。

  業內人士指出,從《關于加強城市精細化管理工作的意見》的發布到召開北京市街道工作會議,向人們釋放一個強烈信號:中國首都正瞄準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發力,以提高超大城市治理水平。

  拼版照片上圖為北京市西城區廣內街道達智橋胡同,“吹哨報到”機制實施前,整條胡同臟亂多年(2015年5月28日攝);下圖為達智橋胡同在實施“吹哨報到”機制后,整條胡同整治改造一新(2018年攝)。新華社發

  中共十八大以后,城市化工作被進一步列上重要議程。

  2015年12月召開的中央城市工作會議指出,城市是我國各類要素資源和經濟社會活動最集中的地方,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實現現代化,必須抓好城市這個“火車頭”,把握發展規律,推動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發揮這一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有效化解各種“城市病”。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要求“城市管理應該像繡花一樣精細”,對北京則提出了“推進城市管理目標、方法、模式現代化”的要求。

  拼版照片上圖為北京市豐臺區太平橋街道太平橋200號院,在“吹哨報到”機制實施前,出租大院存在多年(2016年8月22日攝);下圖為太平橋街道太平橋200號院,在“吹哨報到”機制實施后,原來的出租大院經過整治變身社區便民店(2018年11月5日攝)。新華社發

  北京地域面積超過1.6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2100萬,是一座超大城市,城市治理面臨諸多挑戰。

  作為行政肌體的“細胞”,街道在基層治理中處于承上啟下、聯結四方的樞紐位置,街道工作做得好不好,直接影響著城市面貌與廣大市民的獲得感。

  在高文娟看來,街道工作“有幸福也有煩惱”:“街道工作包羅萬象,我們基層干部偶爾開玩笑說自己就是‘萬能膠’,哪有需要哪里粘。”

  玩笑一樣的話,道出了街道定位把握不準的困局:街道承擔了大量“不該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任務,長期超負荷運轉。此外,街道工作中存在著職能定位不清、權責體系失衡、統籌能力不強、服務群眾能力不足等問題……

  改變,迫在眉睫。破局,需要綜合施策。

  “對于北京這樣的特大城市而言,街道管轄范圍大、人口多、問題更為復雜,街道工作只能強化不能削弱。”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鵬說。

  2017年,北京開展“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治違力度空前加大。

  2018年,北京市整治“開墻打洞”8622處,完成1141條背街小巷環境整治提升,核心區80公里道路電力架空線入地,建成城市休閑公園28處、小微綠地121處,全市公園綠地500米服務半徑覆蓋率提高到80%。

  拼版照片:上圖為北京市東城區韶九胡同;下圖為“吹哨報到”機制實施后經過整治的韶九胡同。新華社發(北京市東城區新聞中心供圖)

  到基層一線解決問題——北京市街道工作會議要求切實加強精細化管理,整合街巷長、小巷管家、社區專員、網格員、協管員、社區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基層力量,推動形成“黨工委領導、辦事處指導、各部門配合、社會廣泛參與”的多元共建共治共享格局。數據顯示,北京已選派街巷長1.6萬余名,招募小巷管家近3萬名。

  “發現問題后,從手機進入街道的背街小巷治理公眾號,點擊‘一鍵報送’,輸入街巷位置、問題類型等信息,就可以立即上傳到平臺,平臺再指派相關部門到現場解決。”66歲的徐艷蓉是西城區德勝街道的一名小巷管家。

  北京前門附近,草廠四條44號院里有一個“小院議事廳”。

  “別看我們小院議事廳里談論的都是家常小事,但是參與的除了居民代表,責任規劃師、區商務委和規土分局的工作人員、街道領導都來了。”前門街道草廠社區黨委書記朱耿亭說,“大家齊心協力,就能為老百姓辦實事、辦好事。”

  北京市西城區委書記盧映川介紹,2018年西城區按照“賦權、下沉、增效”原則,積極推進街道管理體制機制改革,明確賦予街道6項權力,15個街道全部構建形成了“一委七辦三中心”“大部制”格局,把做實增強街道落到了實處。

  群眾的訴求就是“哨聲”。2018年,北京市將“街鄉吹哨、部門報到”作為“1號改革課題”在全市推廣,“哨聲”在16個區169個街鄉紛紛響起。

  “街鄉吹哨、部門報到”背后的實質是基層治理“重心下移”、行政“條塊重構”,改善基層組織權責利不對等。

  2019年1月1日開始,12345市民服務熱線開始將街道鄉鎮管轄權屬清晰的群眾訴求直接派給街道鄉鎮,要求街道鄉鎮迅速回應,“接訴即辦”。

  18日舉行的北京市街道工作會議上,公布了對300多個街道鄉鎮響應率、解決率、滿意率的考核排名,蔡奇在講話中一一念出了排名前十位和后十位的街道鄉鎮名單。

  “這次會議吹響了街道進一步強化基層社會治理、增強區域統籌協調、更好地服務群眾的‘集結號’。”北京市東城區東四街道工委書記荀連忠說,“我們將進一步樹立到一線解決問題的工作導向,堅持面向問題解民憂,打通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蘇楠]
hlwjbzq.jpg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